三秋

开心呢
开心在我心里呢

12%

热闹是他们的

2018.12.24 周一

10%

佛得很

2018.12.22 周六

9%

偶遇

一起去抓鱼呀

2018.12.21 周五

8%

难得感觉还好
作业还是没完
今夜大概早睡

后悔没出门
等再过几天

2018.12.20 周四

苍生为骨,也有血有肉——评《死生复归来》

@南歌·没评论已死亡别抢救

(这名字改的……)

是迟到很久的碎碎念,不要嫌弃呀~

毕竟是考试月的爱情【手动狗头】


咳咳【正经脸】


“你身作万物,我魂化其间。于是还是能同生又共死。”突然觉得有些明白,“生死复来归”到底是怎样一种浪漫。


每次看南歌的文都像在走迷宫——信息量贼大,基调、逻辑、伏笔,贼烧脑细胞,一不小心就走岔路了……每次出来一截捋一遍剧情,到下一更就会觉得评论早了,跟之前猜的完全不是一个走向……不过还好多看看还是捋得清大概的(啧,其实很没底气啊)……吧【叹气】然后这个看小电影的设定超棒!(希望我没有数错……)


第一段记忆,满足了老夫的小心心。

我一直觉得最初的爱不够,它一定存在,但总觉得差一点。

如果是阅读理解,我大概还可以提炼几点,顺便再标个序号。比如邓林之初的遇见,比如大封之下的那一串板牙,比如那小心翼翼收集起来的一捧魂火,比如那个轻轻的吻,比如他抽的神筋提的神格。

但我隐隐觉得并不止。太仓促。我自己想不出来,便觉得最初的一切都是有些空洞的,毕竟总要有一点真正的甜头,不然他要靠什么撑过那一万年。说到底,就是不甘心。我不过一个看客,尚且觉得不甘心。

而这篇,刚好挠到痒处。


南歌的风格,很棒的。俏皮,文雅,还有点厚重(形容词极度匮乏……)。这一块的描写,一样如此。

下江南,那只木船精,那几条游鱼,一下子就活了。

万物皆灵。

“桂棹兮兰桨,击空明兮溯流光;渺渺兮予怀,望美人兮天一方。”

喜欢的句子被喜欢的人拿来安排给喜欢的cp了👌

那时候一定极好的,海上的月亮一定很美,我想想就已经满足。他们曾经携手走遍天下,看过山川河流,赏过花鸟鱼虫,所有的爱意和眷恋就这样滋生。那时候小鬼王还是小鬼王,昆仑还是昆仑,他们就在一起,真好。


第二段记忆,大概是梦醒了,又或许是一场漫长的噩梦才开始。

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但大荒山圣不忍,他放不下。放不下苍生,也放不下他的小鬼王。但他必定是要走的,所以他扒皮抽筋,取三分魂魄,只求好好护着他的小美人。

即便后来天下人人分得他先圣的一丝神魂,即便万物得以复苏皆瞻仰他几分功德,他的小鬼王也必然讨的最多的份,比任何人都多,多到可以几乎看做是完整的他。三分之一的魂魄予你,一句爱恨已不必说出。

可他还是苦,他才刚刚拥抱他的爱人,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做一场干干净净的梦,就醒了。大概真的是注定,“注定小鬼王学不会,注定斩魂使求不得,注定真心藏不起放不下”。(这句真的……)

就看到,他一寸一寸土地找寻,寻他爱人的神魂,大山江河,集起三分之二的他。而他终于寻得心口藏着的三分之一魂魄,他哭,或许真的是喜极而泣,抑或只是此时才堪堪觉出委屈。


神农一句“尔之心性酷忍,胜过十万幽冥!”

说得轻巧,可凭什么?他神农自混沌来,本就圣人,出身尊贵,他怎么懂?他心系万物,可鬼族不是万物,哪怕他是鬼王。可鬼族的出现,他神农不得担一分责任吗?他从来看不起沈巍,他从不管他是嵬,还是巍。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,他明明那么那么好。

 

斩魂刀是他心上抽出的骨,千万年里,他大概早把自己千万刀剐过。为他的爱,他的苦痛,他的不曾恨。

他断璇玑,受天罚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,他是真的敢“豁出一身血肉来铺平繁花着锦道路的滚刀肉”。


“你还是大煞无魂,你还是满身漆黑。你不配。”

他未成圣时是鬼王,成圣后更是尊贵,顶天立地数一数二的人物,他们凭什么嫌他?

又有谁敢说不配?这天下,除了昆仑,谁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?他配得上任何人。他谁都不欠。反倒是,这天下都欠他们的。


第三段记忆,他因爱本能追随,也因爱学会了克制,可大概,真的是求不得。

他终于找回他,他送他入轮回,抱着再被他看一眼的奢望。可他看着他还未生,便要死,“高洁的神明在往后也吝啬于给他哪怕分秒的相识”。于是他终于放手,克制到极致,守着那时晷,等着“盼到那一笔出头日”。我想,他大概把那陪着他守着他拥抱他亲吻他的心,与他的本性一同,硬生生拆解了吧。所幸,当他不再求,时间反而快一些。


“一个人在人世间,精挑细选出的离昆仑不远不近的地方,读文人书,炼君子骨,行小善事,再偶尔做一个妄言的梦。

但凡是不违背命数又能积攒功德的小事一一做尽了,到后来就成了习惯。”

这么几句,他的千万年就过了。他终于披上了一副好看的文雅皮囊,大概是昆仑最爱的模样。

可是想想,如若百年一轮回,他便看他生老病死百十来次。他的悲欢离合,都与他无关。他大概无数次与他擦肩,却硬生生克制拉他衣角的冲动。他做了无数善事,所求也不过一句光明磊落。

他想不到他们竟会再遇,不是陌路人,不是深夜熟睡时的窥探,他们堂堂正正的碰上,说上几句话,甚至得以求一个相伴。

他该多欢喜啊。他捧着千万年的刻骨爱意,一身磊落,站在他面前。他们一起的日子,他的嘴巴轻轻抿着,嘴角却总是忍不住扬起。当他看向他,眼底压抑了千万年的爱意便再也藏不住。

到最后,他们也已算是勉强圆满。


天道人世不待他以仁,却真正要他舍生取义,可他愿意。

这一世的些许甜蜜,就足以抚慰他千万年的孤寂。即便他心知已求不得哪怕一生一世的相守,他也心满意足。即便是刀上抹蜜,糖里掺毒,他也心甘情愿。

他心系苍生,苍生里有他的爱人。


第四段回忆,“你身作万物,我魂化其间。

于是还是能同生又共死。”

他说 ,“我不知道”。

他愿意为了天下死,他也愿意为他死。

最好能两全。

 

混沌重临,万物消亡,人人争上天路,求更多一秒的生,这几乎是世界末日的大逃亡,于是得以借此看透人性。

其实有很多事情、很多种转折可以写,但这里那个小女孩,那个男人,那位妈妈,甚至是那位出现在小女孩口中的舅舅,很轻易就让人感受到那种写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,刚刚好,但绝不浅薄。这是我很佩服南歌的一点。她的文字,总是很有韵味,且“引人入胜”。


“大庆有时候会觉得……”我也这么想。他们胸怀大义是真的,为苍生所累也是真的。那颗相思子,是他们的血和泪。

所幸“终于有人不再等着上古神明的拯救,而开始自己做自己的灯。”


最后,谈心时刻(?)

脱出爱情,南歌的笔下,沈巍赵云澜皆有大胸怀。璇玑也是。

这个人物,我不敢多说,他的牺牲与妥协,谋算与不甘,皆不敢多言。关于私情,小鬼王那一缕意识,璇玑生出神识后的爱恋,哪里分得清呢?我只是可惜,兜兜转转那么多年,他们一直在,可他们才是真正从未得到。关于大爱,他自混沌来,天定的圣人却未能成圣,他莫名其妙生,却依旧走自己的道,早“已全然是大荒先圣的胸襟风骨,死生无畏,虽千万人吾往矣”。


 顺道挖出来两只橘猫:

“连橘猫都察觉到了,用尾巴尖尖小心翼翼蹭。”

“早知道我应该在昆仑山大门口挂块牌子,上书超重者与橘猫禁止进入,这重的,我都快担不住了。”

大概,还有那只小猫挂坠。


一直有些纠结,到底要不要发出去,毕竟这些句子实在是矫情。或许我太较真,但这篇实在很合我的心意,也的的确确看了很多遍。只是害怕这些根本就偏离创作者本意,那确实十分抱歉的,但至少试着说一些话。大概只是胡言乱语,关于我读后至今未静的心情。


7%

只早上晴一点☀

又考一门🙂
玄奘,五不翻👌

快乐地痛苦着💪

2018.12.19 周三

6%

天空

2018.12.18 周二

5%

很漂亮啊,就当看不清湖底

持续升温,有点晒

天空染了胭脂

2018.12.17 周一